中国抗战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时间:2015-07-27 来源:腾讯
 

组织触角未能深入基层,国民政府连所得税都没有办法征收 蒋廷黻是民国著名的史学家,在抗战期间,还先后担任过驻苏联大使、行政院政务长等要职,得以直窥国民政府之政务的具体运作。这种特殊的跨界经历,使其对于抗

  组织触角未能深入基层,国民政府连“所得税”都没有办法征收

  蒋廷黻是民国著名的史学家,在抗战期间,还先后担任过驻苏联大使、行政院政务长等要职,得以直窥国民政府之政务的具体运作。这种特殊的跨界经历,使其对于“抗战”,有着不少别于常人的深刻理解。

  譬如,蒋氏曾亲历国民政府在“所得税”征收工作上的彻底失败——1936年夏,为准备抗战,行政院决定借鉴西方国家的累进税率模式,在中国推行“所得税征收”。但问题是,国民政府当时,并没有完备的人口与财产统计。在农村,“很少有人在地契上用真名的,多半是用假名,刻一个图章,以代签名。……有些县份地籍册子上的名字比全县实有的人数还多。”在城市,“一个人将款存在银行里,也可以不用真名,刻一个化名图章做印信。也可以用化名创立公司行号担任股东。”

  图注:1943年12月,会战结束后常德城已成废墟

  换言之,“如果利用很多名字就能隐瞒一个人的真正收入,则所谓累进税率者不过是徒具虚名而已。”针对该问题,实业部长吴鼎昌建议出台“财产姓名法案”,即:国民可以用化名置产,同时须向政府登记其真名与化名,以保证政府在征收“所得税”时有所依据。

  蒋廷黻高度赞扬“财产姓名法案”,视之为“中国财政革新中的一大进步”,故而“到处游说,搞公共关系”,欲促其实现。迁延数年之后,“财产姓名法草案”终于走完立法程序,在具体实施上,却全然没有了下文。蒋氏感叹,“一项新措施在立法时,人们都很认真。一旦立法完成,人们就把它淡忘了”——对一个组织触角始终无法深入基层的“弱势独裁”政权而言,“立法”是容易的,“执法”则往往力有未逮。

精彩评论

华晨早报图库提醒:本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各种新闻﹑信息均出自各大新闻网站,并由机器人自动收集整理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