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华晨网 > 历史 > 正文

美国革命悖论:乌托邦理想与英国传统如何融为一体

更新时间: 2014-12-10 14:36来源: 新浪 分享到:
长久以来,历史学家一直为美国革命是激进还是保守而争论不休。事实上,美国革命二者兼具。历史学家戈登·伍德(Gordon Wood)称美国革命为“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乌托邦运动”,并令人信服地论证了美国革命是为了创造一个基于平等、自由、民主的激进新社会, 《

  长久以来,历史学家一直为美国革命是激进还是保守而争论不休。事实上,美国革命二者兼具。历史学家戈登·伍德(Gordon Wood)称美国革命为“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乌托邦运动”,并令人信服地论证了美国革命是为了创造一个基于平等、自由、民主的激进新社会, 《独立宣言》正是这些理念的最佳陈述。然而,伍德也注意到,“《独立宣言》上的墨水尚未干透,很多革命领导人便开始怀疑这些高尚的目标能否实现。”

  美国革命的确是激进而乌托邦式的,但那些新制度的创立者竭尽全力缓和其中的激进主义,尤其是《独立宣言》中所体现出的强大民主驱动力。国父们需要的是稳定,他们认为让美国成为比从前所有国家“更完善的合众国”是他们的道德职责所在;然而,这个新国家仅仅是“更完善”而已——美国并非平等和追求幸福的民主乌托邦。宪法的目标是自由,但这种自由是可以延续给后代的自由,稳定的自由,不会被民主所毁灭的自由。

  《独立宣言》多少有些令人尴尬,它在很多重要事实上是错误的: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北美人民为什么有权宣布独立这一问题上。那句关键性的陈述——“但是,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,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,人民就有权利,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”——是不符合事实的。英国并没有追求同一目标。他们的殖民政策或许很糟糕,但他们并未打算让殖民者沦为暴政的牺牲者。约翰·亚当斯、托马斯·杰斐逊等如此多聪明的北美人为何对此确信不疑,对历史学家来说是一个谜。

  重要的是《独立宣言》所陈述的内容中没有一样令其签署者觉得不可思议。 《独立宣言》呈交第二届大陆会议以求得批准时,一些小地方做了改动,但——“不言而喻的真理,人人生而平等,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,其中包括生命权、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”——这句狂妄的序言却毫无争议地通过了。“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,而政府之正当权力,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。 ”这句话在思想进步的英国市民看来是理所应当的。

  《独立宣言》谴责英王的非英国式表现。革命最初所要求的自由是英国式的自由,美国革命是为了进一步落实英国的政治理念。这些理念在英国神话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。亚瑟王(King Arthur)用圆桌会议(a Round Table)进行裁决的做法标志着国王是平等者中的首席,而不是绝对的最高统治者。罗宾汉(Robin Hood)这位贵族捍卫盎格鲁—撒克逊(Anglo-Saxon)价值观,即最高统治者同由税收所代表的人民之间有着相互的责任。罗宾汉的故事告诉我们,反抗暴君是市民的权利和责任。这种反抗的正当目标是恢复国王、贵族和人民之间的正确关系。罗宾汉故事的结尾处,好国王重返王位,罗宾汉恢复了他在贵族中应有的地位,而税收也调回了“适当的”比率。

  美国早期的宪法正是含糊而不成文的英国宪法更为具体、系统和制度化的版本,而后者本身常被视为古罗马共和国的仿制品——这一点非常重要。美国的现代化建立在英国发展出的古老原则之上,而(这些原则)又可溯源至日耳曼习惯法和古罗马政治学理论。其中两个关键性的术语便是“民主”和“共和”。

    国内

    国际

    娱乐

    财经

    历史

    房产

    体育

    健康

    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