缅北边民:80多人扛枪过街 有青年被杀曝尸街头

时间:2016-11-26 来源:腾讯
 

缅甸人黄春华和丈夫刚走到家门时,忽然听到背后传来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。转头一看,一队缅政府军扛着武器辎重,大汗淋漓赶来。她赶紧打开房门,和丈夫猫了进去。

  缅甸人黄春华和丈夫刚走到家门时,忽然听到背后传来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。转头一看,一队缅政府军扛着武器辎重,大汗淋漓赶来。她赶紧打开房门,和丈夫猫了进去。透过门缝,他们看见,这一队人马穿过棒赛镇街道往山上去了,足足80人……

  11月20日,缅甸境内勐古、棒赛、105码、木姐县等多地爆发武装冲突,包括克钦、果敢、德昂和若开在内的四支民族地方武装组成的联合部队,对缅甸政府军多处驻点展开攻击。

  6天时间过去,中缅边境线上的硝烟逐渐散开,但笼罩在缅甸边民心中的担忧却依旧沉如铸铁——

  25日这天清早,赶回家喂鸡的棒赛镇村民黄春华,遇见了80余名缅政府军。这些扛着武器辎重向山上进发的士兵,击碎了她快点结束战争的愿望。

  她5个月大的孙子,攥着拳头,在躲避战乱的路上嘶声力竭地哭着。

 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逃亡。

 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二次……

  山的那一边是家

  阳光并没有因为战争而忘记到来。

  一大早,位于中缅边境热带雨林的小镇畹町已经在一片忙碌中苏醒。不停穿梭的车辆,琳琅满目的免税店,各种早餐铺子都开了门。

  但这是在中国。

  对于通过畹町桥这个长不足50米的通道进入中国避难的缅甸边民来说,这一切平静和繁华,是他们想要又不可及的。

  战争让他们流离失所,幸好与他们山水相连的这个国家,辟出一块土地,让他们有了落脚之处。

  他们有1000多人,在飘扬着五星红旗的平坝里,领取免费食物、水、棉被以及衣物,还在中国医生的看护下,避免了疟疾的发生。

  整整6天,他们无时不刻不想着回到祖国那片熟悉的土地。

  “我作业都还没带过来。”11岁的娜娜(化名)手里提着一双帆布鞋,跟随奶奶走在畹町镇的马路上。大大的眼睛里尽管看不出对战争的恐惧,但语气却显得无奈,“走的时候太匆忙,没有鞋穿,这是奶奶给我买的新鞋,花了她13元”。

  娜娜想回家,36岁的苗顶也想回家。他们都是缅甸棒赛的人。

  战争发生时,大家都慌忙逃命,苗顶和妻儿挤散了,第二天他才打听到家人赶到了瑞丽亲戚家里。

  现在,他的父亲还在缅甸棒赛,每天上午10点半和下午4点半,他都得在中缅边境的超市或饭馆给父亲买盒饭,再一路顶着炮火送到缅甸家中。

  与娜娜和苗顶一样,许多暂时躲避在畹町安置点内的缅甸边民,只要没了枪炮声,他们都会走出来,走到中缅界河边,朝对面的山上张望。

  他们无法看到交战的双方,但能看到,山的那一边,是家。

  那一声心碎的婴儿啼哭

  王发旺和黄春华夫妇,并没有选择住在安置点。登记过后,他们去了与缅甸一河之隔的弟弟王发聪家中。

  王发聪在畹町镇上开着3个门面的杂货铺,楼上楼下六、七间房,是他和妻子做了20年生意修建起来的。家里3个孩子,两个已经上大学,最小的一个也在瑞丽上高中了。

  11月20日凌晨,一阵激烈的枪炮声在河对岸的山上响起,把他和妻子吵醒。“感觉楼顶的雨棚都在震……吓人了嘛”。

  “我们不敢出门,怕遭流弹伤到,畹町小学的围墙栏杆都被流弹打断了,”王发聪伸出指头比了比,“我家墙上也被子弹打出指头那么大一个印记”。

  按照他多年生活在中缅边境的经验判断,这一次,缅甸境内的亲戚肯定要过来躲难。

  他赶紧和妻子把家中的客厅整理出来,把两间卧室的地面打扫干净,抱出了儿子和女儿用的被盖、毛毯。

  果然,中午十分,大哥王发旺和妻子黄春华领着一大家人赶到。

  “我们是5点过听到枪声的,那时候,我刚好起来上厕所,就听到对面山上打起来了,哧哧哧、哒哒哒、砰砰砰的,好吓人!”

  黄春华赶紧叫醒丈夫王发旺,带着大大小小16口人,趁着双方炮火停歇,搭乘三轮车从棒赛镇往中国境内逃。

  她5个月大的孙子,在儿媳妇背上,攥着拳头,嘶声力竭地哭着。

 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为躲避战乱而逃亡。

  一家人都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二次……

  遇见80多名缅政府军

  黄春华和丈夫王发旺都是中国人,多年前搬到缅甸,靠种玉米、甘蔗和做小生意维持生活,并在缅甸棒赛镇落户。她的家在棒赛镇老五街,刚好处在交战双方的炮火下面。

  逃到中国来后,一家16口人和弟弟王发聪家两口,18人挤在三间房内。早上,妇女们就早早起来为一家人做早餐,男人们打开铺面做生意,迎接来来往往逃难的人。

  整整6天5夜,他们并没有休息好,心里一直挂念着家里喂养的牲畜和财物。“镇上大部分的人都跑了,没几个了,我们不放心,听说有小偷。”

  王春华说,她听邻居讲,前两天,有两名小偷进入棒赛,正在翻别人的围墙,被路过的地方武装看见,放了一枪,其中一个小偷腿部中弹摔下墙来。

  11月24日、25日,密集的炮火逐渐停歇,只剩零星的枪响。黄春华和丈夫决定壮着胆子回家一趟。

  他们没敢走小路,怕被交战双方误认为是对方敌人。他们选择大路,徒步回家。“走大路,他们晓得我们是老百姓,走小路很容易遭到误会。”

  黄春华说,穿过国界畹町桥,一路战战兢兢走到棒赛,还算比较安全,路上也没碰到更多的人。

  她以为,战争应该结束了。

  但是,当她和丈夫刚走到家门时,忽然听到背后传来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。转头一看,一队缅政府军扛着武器辎重,大汗淋漓赶来。她赶紧打开房门,和丈夫猫了进去。透过门缝,相隔不足10米,他们看见,这群人穿着统一军装,头戴钢盔帽,扛着枪,浩浩荡荡从街道上走过,足足80人。

  “无论交战的哪一方,我们都避免遇到他们。”黄春华说,前几天村子里有2、3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被打死在街道上,曝尸街头。“看上去像是平民,到现在都没人敢去收尸。”

  对于战争何时能够结束,一家人心里都没底。他们听说,前两天政府军和地方军交战,还打掉了一架飞机下来。“我们也不知道该不该回去,去的话怕又在打仗,不去又担心家里。”商量一番后,他们打算明后天再回家探探形势,尽管不知道此行是否安全。

精彩评论

华晨早报图库提醒:本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各种新闻﹑信息均出自各大新闻网站,并由机器人自动收集整理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